无论你多么想否认,大地震终会发生,加州的科学家们如是说

2017-07-28 孙楚津译 陆新征课题组 陆新征课题组

无论你多么想否认,大地震终会发生,加州的科学家们如是说

The Big One is going to happen, no matter how much you want to deny it, California scientists say


By Rong-Gong Lin II

孙楚津 译

LA Times (洛杉矶时报)

MAY 27, 2017, 4:30 PM


对地震的恐惧是加州生活的一部分。

但是人们却以不同的方式经历着这份焦虑。对一些人来说,恐惧促使他们采取措施保护自己:比如固定好沉重的家具,固定好橱柜或者改造房屋和公寓。

但对另一些人来说,恐惧促使他们否认,这种对于危险执拗的无知一直持续到大地开始震动的那一刻。

地震学家露西•琼斯一直致力于了解公众对于地震的态度,并且将重点放在改变人们过去对于地震麻痹否定的态度上。

琼斯说道,像她一样的专家们之前谈论地震的方式并不有效。他们倾向于关注未来30年内发生大地震的可能性——30年是一般住房抵押贷款的时长。他们也曾痛苦地讲了一些他们并不清楚的事情,而这些事情在琼斯看来,都让公众变得松懈并且让他们总是期待最好的情况发生。

现在,她产生了一个截然不同的观点,转而强调灾难性的地震终将发生,并且公众可以采取很多行动来保护自己。

如今,否认地震可能变得更难了一些。最近几年,一些加州的城市已经采取了重大行动,要求上千幢脆弱房屋进行改造。明年,科学家们和美国地质调查局将启动一个地震预警系统的第一个有限公开阶段。通过智能手机和电脑,这一系统将最终提供提前数秒甚至可能一分多钟的警报。这一系统尽管已经计划了多年,但还是由于特朗普总统提出的预算削减而搁置。


让事物变得尤其恐怖的三个因素

在一次日本地球科学学会和美国地球物理学会的联合会议上,琼斯指出,一些因素会使危险变得尤其恐怖。她引用俄勒冈大学心理学家保罗•斯洛维奇的成果,指出影响最大的三个因素分别是:

  • 不可见的事物Something that cannot be seen.

  • 非常不确定的事物Something that is very uncertain.

  • 看起来未知的事物Something that seems unknowable.

“所有这些因素,触发了我们对于灌木丛中看不到的潜藏捕食者的原始恐惧。”琼斯说道。

 

1995年日本神户附近发生地震后,研究人员正在检查田野中穿过的一条长达5英里的裂缝。(Tokyo Shimbun/ Associated Press)


人类讨厌随机性 

琼斯在最近的一次在日本的会议上指出:“进化让我们逐渐变得惧怕随机性。”

“所以我们的回应就是试图找到模式。进化过程中,我们找到了一些模式进行推测,譬如草丛的波动意味着有捕食者隐藏在其中。甚至有些时候模式并不真实,我们也会找到它们。”她说道,“比如我们看出了群星中的星座,当模式不存在的时候,我们仍然会试图创造一个。” 


但是存在一个问题

公众更倾向于求助科学家们来消除未来地震的不确定性,而不是承认其随机性,研究者们为此做了大量的努力寻找答案。

琼斯谈到,1975年中国海城7.3级地震的成功预测让人乐观,人们在地震到来前就已经疏散了,生命因此得到挽救。

难道答案已经解决了大部分了吗?这场大地震有超过500次前震,且大多数发生在最大的一次地震到来前的24小时之内。

“预测其实并没有实现,因为中国人对于前震比我们懂得更多,”琼斯说道,“他们使用一个多世纪以前就已经量化的基本原则:一次地震会增加下一次地震的可能性,那么超过500次前震集中发生也就意味着大地震发生的可能性更大了。”

她还说道,由于建筑的抗震性能较差,中国这一地区的官员下令疏散是更有利的选择。考虑到中国当时的政治经济状况,即使预报错误他们也不会遭受很多损失。

 

中国1975年地震预测的成功是短暂的。1976年,科学家们没能预测一场让25万人遇难的7.6级地震。图为2016年参观者在遇难者纪念碑前驻足。 (European Pressphoto Agency)


这样的预测是不可重复的 

当加利福尼亚州的科学家们在州的中心地带尝试同样的事情时,1975年预测的巨大成功却没能再现。

加州的科学家们对蒙特雷市帕克菲尔德看似合乎逻辑的地震模式深信不疑,他们预测1988年到1993年间有95%的概率发生一场6级地震。

然而这次科学家们错了,直到2004年地震才到来。由此可见,这样的模型并不总是正确的。

 

Murray和Kelly James正看着2011年在地震中毁坏的位于新西兰基督城的家。(Mark Baker / Associated Press)


告诉我们未来地震的可能性没能让我们更加安全 

既然下一次大地震注定发生,那么就有一个无法回避的巨大问题:预测地震可能性没能让我们更加安全

对于未来30年发生灾难性地震可能性的科普,并没有很好地传达给公众。

在要求加固或者拆除脆弱建筑,防止其在未来地震中倒塌这件事情上,全加州上下的城市基本没有采取行动。

“心理学家告诉我们不确定的事物更恐怖,但恐怖和不确定的事物却又容易被我们忽略。”琼斯说道。

那么能做些什么呢?

 

1994年北岭地震发生约六个月后,一幢位于加利福尼亚州Fillmore的民宅。(Joe Pugliese / Los Angeles Times)


换一个问题 

相对于问自己“社会从我们这里想要什么”,科学家们开始考虑一个截然不同的问题:“社会从我们这里需要什么?” 

所以在地震这方面,琼斯转变了答案。

 

5月3日,地震学家露西•琼斯站在圣安地列斯断层上。(Allen J. Schaben / Los Angeles Times)


谈论科学家了解的事情而不是他们不了解的事情 

琼斯说,她已经学会了将谈论的重点放在她了解的事情上,而不是她不清楚的事情上。

一方面,她和研究者团队公布了一个科学上合理的圣安地列斯断层发生7.8级地震的场景模拟,这样的地震可以导致很多人死亡和大量建筑物倒塌。

另一方面,琼斯说她学会了告诉业主们他们需要为地震给建筑带来的费用买单,要么用来进行改造,要么就只能用来收拾建筑倒塌后的残垣断壁了(或者更通俗的说:“钱总是要花的,或者现在买药,或者将来买棺材”——译注)。Also, Jones said she learned to tell property owners they would have to pay for how their building fares in an earthquake — either as a retrofit or by picking up the pieces after the building collapses.

“通过强调经济上的影响,我让人们摆脱了麻痹决策的恐惧。”琼斯说道,“我向他们说明,无论如何都需要为地震买单。这笔支出要么发生在现在,要么发生在地震之后,这只是时间问题。”

除此之外,还有社区共同的责任。一栋楼的倒塌会影响到隔壁的邻居,甚至波及到整个社区。琼斯说:“一些人的决定还没准备好,这增加了其他人蒙受损失的概率。”

经过几十年的无所作为,政府领导们和业主们终于觉得该做点什么了。2015年,洛杉矶通过了全国最全面的地震改造法,这部法律要求多达15,000幢面临地震破坏危险的建筑进行加固

 

木结构公寓楼可能因为薄弱的首层柱子而倒塌。(Raoul Ra ñoa/Los Angeles Times)


相关阅读:

  1. 美国地调局发布2017年美国潜在地震灾害的预测结果

  2. 洛杉矶市通过美国最强硬的地震安全法律,要求必须对不安全建筑进行抗震加固

  3. 美国新一代抗震性能化评价方法FEMA-P58报告翻译

  4. 美国十亿美元“全国防灾韧性竞赛National Disaster Resilience Competition”结果揭晓

  5. 2月27日前注册,可以领取最高3000美元奖励!

  6. 美国基金委4千万美元多灾害试验研究中心竞争结果公布

  7. 三本国际土木工程期刊热点论文调查


http://www.latimes.com/local/lanow/la-me-ln-lucy-jones-why-earthquakes-scare-us-20170524-htmlstory.html


个人信息
研究工作
实际工程
论文工作
教学工作
资料下载
专题
其他

 

我们的实验室

抗倒塌专业委员会